湖南省第二人民醫院
當前位置:首頁 > 醫院概況 > 醫院文化

精神科的故事 (十一)——你以伤痛吻我 我用爱报之以歌


作者: (5W 羅丹) 發佈時間:2016-10-11 來源:本站


 

   精神科的護士守護的是一羣思想偏離了正軌、喪失了人格與理智的特殊患者,而且精神病人大多軀體健康,行動自由。也正因爲如此,每一位病人都是一枚“定時炸彈”,隨時可能“自爆”,連他們的家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而我們精神科護士,卻時刻陪伴在他們身邊,給予精心照顧,細心護理。

   然而,我們得到的並非都是感謝,有時我們要經歷其他科護士所沒有經歷的艱辛,承受常人難以想象的無奈。經常病人發病時對我破口大罵,有些話語簡直不堪入耳,我卻還是微笑着去幫助他們;雲姐給病人餵飯菜時突然被病人吐噴口水、飯菜潑到臉上和衣服上,病人還笑着說,快看啊,大花臉來了;病人以爲要害他,冷不丁的給了小謝左眼重重一拳,眼睛立馬紅腫起來,一下子就變成了“熊貓眼”;病人有衝動傷人的行爲,彬哥爲了確保病房安全,將患者進行保護性約束時被患者抓傷咬傷,沒吭一句,做簡單的消毒處理後繼續工作。當時,我們心裏是多麼委屈和失落,可是有時候還來不及自我安慰,我們又要全身心投入到工作當中。

   剛到省二醫精神科病房的時候,多少次,受到委屈和傷害,給家裏打電話,聽到電話那邊父母的聲音傳來,我都難過得想哭。可我每次都笑着回答他們我很好,工作很輕鬆和開心,爲的是不讓他們擔心。有時候,放假回家,爸媽看到我手臂上青紫,詢問我怎麼回事,我總是謊稱自己不小心磕到的,看到他們眉宇間的擔心,我的心裏滿是愧疚,沒有照顧好他們心愛的女兒。

   精神病患者由於受幻覺、妄想支配,自知力缺乏,常有傷人毀物行爲,因此,在精神科病房突遇暴力攻擊是家常便飯,被病人打罵這樣的事每一位護士都經歷過。一個處於康復期的病人曾經這樣對我說:“你們護士在精神科病房工作真是不容易,我們不開心的時候,你們要絞盡腦汁逗我們開心;我們發脾氣的時候,你們依然面帶微笑安慰着我們;我們有時發病傷害到你們,你們心裏雖然傷心難過,可你們卻沒有半句的責難,還是一如既往地照顧我們……一個人需要有多大的耐心和愛心才能勝任你們這樣的工作呢?”這是一名患者的住院感言,同時也真實的說出了我們的工作狀態。但是因爲愛,我們仍然全力以赴堅持不懈;因爲使命,我們面對患者的“喜怒無常”表現得寬容和平靜。

   深夜當患者安然入睡時,我們用自己的無眠來守護着患者的平安;無論何時當患者病情危重時,我們儘自己最大的努力挽救生命;甚至當危險來臨時,我們仍用自己的血肉之軀來對抗精神病人的手中利器。就在前不久,我的同事,另一個精神科病房的兩名男護士被一名精神病人用手中的剪刀捅傷。這是一位新入院的病人,我的同事準備給他做安全檢查,因爲剪刀小而鋒利,患者握持在手中很難被發現,於是一人手臂和肩膀處多處刺傷,另一人被刺傷到距離頸動脈以上兩釐米處,剪刀前端幾乎全部插入,當即護士服上血跡斑駁,試想要是再往下那麼一點點,我的同事就可能性命不保。他們受傷了,可是當病人被順利進行好保護性約束時,他們說的第一句話卻是:“我沒事,病房安全就好,病人安全就好。”

   其實,每次遭到謾罵和攻擊後,心情都很沮喪。但是每當患者的病情控制了,意識到自己的行爲錯誤以後而不斷真誠的道歉時,每次看着他們入院時眼神的兇惡漸漸轉爲孩童般的清澈和柔和時,每次病人又一臉笑容的親切地呼喚着我們名字的時候,我們似乎又充滿了力量,又有了堅持下去的信念。把所有的委屈埋在了心底,把笑容寫在了臉上。

   當精神病人以傷痛吻我們,我們卻用愛報之以歌。也許上帝爲精神病人關了一扇門,但我們願用真誠和善良驅散黑暗和痛苦,爲他們打開一扇窗,帶來光明與健康。        



醫院概況

就醫指南

© 2009 www.hnnkyy.com 湖南省腦科醫院(湖南省第二人民醫院)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4917號 湘衛網申字(2014)第046號站點地圖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