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第二人民醫院
當前位置:首頁 > 醫院概況 > 醫院文化

精神科的故事 (十二)——十月十日,不只是卖萌日


作者: (5病室 羅丹) 發佈時間:2016-11-08 來源:本站

  十月十日賣萌日,其來源是由漢字“萌”拆開後即爲“十月十日”而來。其實,十月十日,不只是賣萌日,更是一個需要我們關注和重視的節日——世界精神衛生日。

   2016年,第25個世界精神衛生日宣傳活動的主題爲“心理健康,社會和諧”。作爲一名精神科的護士,我覺得幫助病人和家屬消除“病恥感”纔是讓精神病人得到治癒的前提,而消除“病恥感”則需要我們社會大衆消除對精神病人的偏見和歧視,讓他們像普通人一樣被愛,被尊重。

   我們科室有一位總住院時間爲一天的精神病人,是一位年輕的工程師,從農村一路打拼到了大城市,最終找到了一份收入可觀的工作。半年前他在工作中與人發生過爭論,後出現失眠、少食,懷疑單位領導存心與他作對,每次在單位進餐後均感覺有頭痛、頭暈,懷疑是領導在食物中放毒加害於他。入院前一個月,他聽到腦子裏有一個殺手要來追殺他,並且命令他“不許反抗”,走在街上發覺“處處有人跟蹤”。

   毋庸置疑的是,他有精神疾病的典型症狀,而且已經被診斷爲精神分裂症,但是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堅決不願意接受任何治療。我聽到他哭着對父母大喊:“我是一個正常人!你們卻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如果讓別人誤解我有精神病,就等於毀了我一輩子!大家都會覺得我就是一個瘋子,要是不讓我出院,我一輩子都會恨死你們!”他的爸媽隔着病房門,也在哭泣着,我知道他們的那種心疼,優秀的兒子患上了精神病,他們怎麼也不敢相信。我們安撫了他的父母,因是封閉式的精神病房,不能留家屬陪同,做完宣教後請家屬離開了病房。

   誰知我中午下班時,這對老人家還在病房門口,我問他們怎麼了,他們說還想在這裏陪陪兒子,我簡單的安慰了他們幾句。中午來上班的時候,卻得知兩位老人強烈要求兒子出院。我想無奈、擔憂、糾結的這對老人家一中午都徘徊在病房的門外,終於,他們堅持不下去了,他們實在是不願意讓兒子“成爲”精神病人,而且也無法承受兒子一輩子都怨恨自己,最終不聽我們的任何勸告帶着兒子出院了。之後,我再也沒有看到過他們。病人和家屬終究被"病恥感"打敗,放棄了治療的機會。

   無獨有偶,前者是拒絕入院,而後者則是拒絕出院。小王在我們科室住了整整三個月,精神症狀得到了控制和穩定,這天他的奶奶要來接他出院了,與其他病人的喜笑顏開不同的是,他有點愁眉苦臉,他不肯回家了。我們問他爲什麼?他說,回家以後爸媽不在身邊,也沒有人管我,更沒有人像你們一樣跟我聊天,我在這裏挺好的,大家都和我一樣。回家以後周圍的鄰居都對我指指點點,冷嘲熱諷,我出去以後也不知道該幹嘛,我不想回家。從好的方面來說,小王在我們科室找到了歸屬感,但是從另外一面來看,小王這是一種逃避現實的做法,很多病人出院後,在迴歸社會的過程中不得不忍受周圍人的“有色眼鏡”,有些人甚至因此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悲觀失望。疾病的折磨已經讓他們身心陷入困境,而偏見和歧視讓他們承受着一般人難以想象的壓力和痛苦,生活變得更加的艱難。

   其實,剛輪科到精神科時,作爲一名精神科護士我也曾有過這樣的“病恥感”。我羞於向大家說我是一名精神科的護士,朋友也會經常就此取笑我,弄得我一臉尷尬。但是和精神病人相處久了,我開始正確的認識精神疾病,我也能夠感受到他們的美好與善良,我慢慢的消除了這樣的“病恥感”。我開始對周圍的家人朋友訴說精神病人的艱難與可愛,我開始在朋友圈發佈一些我們和精神病人的互動活動,我開始在院報上面記錄咱們精神科的故事。我衷心地想爲他們做些什麼,在平時的臨牀工作中,我都會盡力對病人和家屬做宣教工作,幫助他們正確地認識精神疾病,鼓勵他們勇敢地面對精神疾病。

   十月十日世界精神衛生日是一個不被很多人所知曉的節日,而精神病人和精神疾病僅僅在這一天在政府部門和醫護人員的共同努力下被大家知曉和關注。其實,因爲“病恥感”使得很多新發病人不願意及時接受治療,痛失治療機會;因爲“病恥感”使得康復病人難以迴歸家庭、迴歸社會。然而,要戰勝這種深深的"病恥感",僅僅憑藉病患及家人改變觀念態度,並不能改善精神病人在這個社會中的特殊地位。我希望社會對精神疾病患者能夠多一份寬容和理解,對他們多一些關愛和幫助,讓他們勇敢地與病魔作鬥爭,從而走向更美好的生活。

   宣傳精神衛生知識,引導公衆正確看待精神疾病,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我們都有着一個共同的願望:願精神病人像普通人一樣被愛,被尊重。           



醫院概況

就醫指南

© 2009 www.hnnkyy.com 湖南省腦科醫院(湖南省第二人民醫院)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4917號 湘衛網申字(2014)第046號站點地圖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