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第二人民醫院
當前位置:首頁 > 醫院概況 > 醫院文化

要想不上夜班 就得上好夜班


作者:(精神科五病室 羅丹) 發佈時間:2016-11-08 來源:本站

   今天上夜班,上班前我發了一條朋友圈“熬夜對身體不好,我建議通宵”,然後定位了我們醫院。大家紛紛點贊留言,行業外的人覺得搞笑有意思,而行業內的人隨之而來的是諸多對夜班的吐槽和對我的激勵,我一下子百感交集。

   我在一所三甲醫院上班,工作兩年多了,每個月至少四個晚班,八個夜班,已經數不清上了多少套晚夜班了。夜班,像是一場我們護士永遠也醒不了的夢。

   相信很多护士有跟我一样的经历:今天夜班,基本上晚上九點上牀睡覺,這個時候越是想睡越是睡不着,在牀上翻來覆去,經常快到十二點也無法安然入睡,終於將筋疲力盡,得以漸入夢鄉。而此時,鬧鐘聲突然響起,人猛得驚醒,睜開眼想了好一會兒才明白接班的時間快到了。接班以後下半夜最難熬,不知不覺睡意就襲來了,有時候覺得忙起來還好,一下子天就亮了。下夜班的那天,沒有特殊的事,我基本都在睡覺,不要以爲我們這樣很好,可以多睡很久,有時候剛剛準備睡,又在想夜班還有什麼沒有完成的。血糖測了嗎?護理記錄寫了嗎?真不是我們對自己不夠自信,而是我們對於工作永遠不抱僥倖,對患者心存責任,對生命充滿敬畏,護士工作容不得分毫離錯。而且長時間的神經緊繃,很難進入到深度睡眠,通常情況下都會很疲憊。這就是我習以爲常的整個夜班生活。盼望着,盼望着,這輪的夜班終於平安度過,而下一輪的夜班正悄無聲息的靠近。

   朋友圈發過之後,其中有一位工作十幾年的老護士給我留言:要想不上夜班,就得上好夜班。這句話意味很深長。

   我捫心自問,工作兩年的我上好了夜班嗎?我憑什麼不上夜班呢?現在夜班已經成爲了我的家常便飯,許多操作已然信手拈來。有一個伍娭毑在我們科室住院很多年了,她一身的病,乳腺癌、糖尿病、舞蹈症、右髖關節感染等等,常年臥牀不起。她的老伴趙嗲知道其實已經無法治癒,但是爲了心安還是堅持將伍娭毑安置在醫院照顧。而伍娭毑疾病繁多,免疫力低下,她的輸液成了我們科室的“老大難”,有些老護士也無法一針見血。那還是我初到科室上班的時候,輪到我上夜班,恰巧伍娭毑留置不易的留置針拔了,而且當晚還有一個Q8h抗感染的消炎藥需要輸液。我雖然有時候碰着運氣給伍娭毑輸液採血成功,可是很多時候我是落敗而歸的。再難我也得硬着頭皮上,我試了幾針還是沒有扎中,急得我大冬天的都出汗了。我看到趙嗲眼神裏的心疼,卻也沒有忍心責備我。我只好去找樓下的姐姐幫忙,她們有兩個人值班,我找了其中一位。這位姐姐用了一會兒時間,最後終於成功了。特別是她表現得不急不躁,不疾不徐,那種發自內心的自信和穩重是當時的我怎麼也學不來的。現在想來,我才終於明白老護士給我留言的深意了。

   護士上夜班是職業生涯成長中的一個必經之路,夜班可以加強我們觀察病情的能力,提高獨立處理問題的能力,得以獨當一面。一切都瞭然於心,一切都應對自如,纔算是上好了夜班,纔有可能不上夜班。你可以應聘責任組長,可以擔任主班護士,可以競選護士長,可以從事護理科研,可以兼職學校護理教師等等。人生有許多選擇,在於你怎麼去看,怎麼去做。給我留言的這位老師已經憑藉自己的資歷和能力不用上夜班了,我很羨慕,但是資歷和能力是伴隨皺紋一起來的,所以年輕的我們別急,別抱怨,慢慢來,靠自己。

   熬夜對身體不好,我建議通宵,只是我對上夜班開的一句玩笑話,卻收穫了“要想不上夜班,就得上好夜班”的真諦。希望終有一天我們將實現睡一個好覺的美夢。                   



醫院概況

就醫指南

© 2009 www.hnnkyy.com 湖南省腦科醫院(湖南省第二人民醫院)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4917號 湘衛網申字(2014)第046號站點地圖 | RSS